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刘咏尧赴台与子隔海22载担保侄儿入台竟获

2018-12-07 04:41:37

刘咏尧赴台与子隔海22载 担保侄儿入台竟获刑(组图)(2014

刘咏尧(坐前排)与家人合影。

刘若英被祖母钟光仪抱在身上。1949年,刘咏尧摄于广州办公室。当年曾任国民政府国防次长、代理国防部长。补发给刘咏尧的黄埔一期毕业证书。第二十一期

在散文《今年桂花不飘香》中,台湾演艺明星“奶茶”刘若英曾如是回忆祖父:

“如果你问他喜欢的歌是什么?他可能会回答你他知道的一首通俗歌曲《绿岛小夜曲》。如果你问他会唱什么歌?那他一定毫不思索地回答你《黄埔军校校歌》。

只要是任何婚丧喜庆找他致辞,他一定可以跟民族大义扯上关系。我每一次去大陆拍戏,离家前去跟他辞行,他一定会语重心长地叮咛:‘这一趟你去大陆,是身负重任,两岸的和平就靠你了!

人们熟知刘若英,却未必知道她的祖父刘咏尧。

刘咏尧17岁入读黄埔军校,自此戎马半生。以致人生阶段,他已不认识任何人,只是一天到晚唱《黄埔军校校歌》,“怒潮澎湃,党旗飞舞……”或背着孙中山遗嘱,“余致力国民革命凡40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背完后,拿笔默写下来。

撤走台湾

他没能带走小儿子

10月20日,80岁的刘纬武从香港回到广州,接受南都采访。午后的阳光探过怡乐路这间寓所的窗口,打在窗棂边沿,谈及父亲暮年,已不再是那个性格强悍的军人。父子之间不时爆发的“战争”,随着年月的流逝,逐渐和解。一些被历史定格的场景,却历历在目。

65年前,他作出与父亲信仰背道而驰的选择。

1949年,内战正酣。

刘纬武15岁。10月13日,广州西关,他刚从学校返家,他看到宝华路一带停着好几辆军车。拐进十六甫路口,几名持枪士兵拦住,要他绕道而行。

“我家在这里,为什么要绕道?”正在争吵间,一名军官从他的家中步出。

“萧副官,这是怎么回事?”他认出这是父亲刘咏尧的随从副官。

副官把他领进了门。

走进家门,母亲韦碧辉坐在客厅沙发上,父亲则背手站立,低头沉思。刘纬武向母亲打过招呼,朝楼梯口走去。他并没有理会刘咏尧的到来。

父亲主动开口了,“章甫(刘纬武的小名),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今天特地来,是接你飞成都,然后转去台湾。我们马上就走。”

“去台湾?要我去台湾,你事前征求过我的意见么?”儿子显得有些恼火了,音量开始加大。

“你早该想得到,做好准备,再迟就来不及了。共军已逼近广州,我们决定放弃广东,固守海南岛和大西南”。

“不管你们如何决定,我暂时没有去台湾的打算。”对父亲的话,刘纬武置若罔闻。

“你怎么这么糊涂?你是我的儿子,这里太危险,共产党来到……”

“共产党来到又如何?他们比国民党好得多。国民党贪污腐化,吸尽民脂民膏……”

“好了好了。章甫,你不妨考虑下,你姨母和哥哥都在台湾,他们都希望你去”。韦碧辉也开始劝儿子。

刘纬武的母亲韦碧辉,1925年由执信学校选派至苏联留学,与同赴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刘咏尧相识,结婚。上世纪40年代初两人离异,刘纬武与哥哥刘纬文随母亲生活,改姓韦。

此刻,刘纬武对父亲毫无好感。“在童年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抱过我”,那时觉得,父亲并不爱他。

跟随母亲在四川江津国立九中读书时,父亲曾带副官来探望,看着刘纬武衣衫破旧,让副官塞了一卷钱在他的口袋。“我不要你的钱”,刘纬武一把掏出钱,甩在地上,扭头跑了。

“妈,我答应过要好好孝顺你,你不去台湾,我也不会去。”

这场劝说于事无补,刘咏尧带着他的卫队走了。那时,他的身份是国民政府国防部次长,并代理国防部长,主持国民政府往台湾的撤退输运事务。

第二天,共产党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从广州北郊攻入市区。

年底,刘咏尧从成都机场搭乘一班飞机离开大陆,终没能说服小儿子一同离开。

他给小儿子留下一长串人名:“你记住,民国26年,我在湖南省政府工作,周恩来那时在衡阳,我们时常见面,讨论国共合作和对日作战事宜,已建立起友谊,他会记得我的;此外,共产党上层的张闻天、伍修权、邓小平、乌兰夫、王稼祥、杨尚昆等人,是我留苏的同学;还有徐向前、陈赓,是我黄埔军校的同学。日后你有需要,可以找他们……”

骨肉对峙

两儿分别加入两岸军队

刘咏尧飞抵台湾。他的大儿子刘纬文,即是刘若英的父亲,彼时正就读于厦门海军官校,早已随同师生到达高雄。

历史的海浪将这家人分隔于两岸。留在广州的小儿子刘纬武,有了新的人生际遇。

他从中山大学转学到了离家不远的国民大学。10月14日以后,整个广州进入军事管制,进驻国民大学的军事代表是东北人,学生大部分是广东人,不甚明白北方话,于是,找了既懂广东话又懂北方话的刘纬武从旁翻译。

在学校大会上,军事代表正在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号召大学生参军。“广州是革命圣地,在与清朝封建帝制以及军阀作斗争时,广州的青年义无反顾、不怕流血牺牲,成为全国青年的典范……”

同学们反应冷淡,军事代表鼓动刘纬武带头举手。“不行啊,我爸、我哥都去了台湾,我得留下来照顾母亲”。

军事代表跟他协商,“你假参军嘛,等报名以后,我再给你开个条子,说不用去”。

刘纬武并没有假参军,他思考再三,决心走进部队。“想干革命,做点有意义的事”。

10月29日,广州解放半个月后,他带着简单的行李,去到东郊的车陂,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刘纬武被编入第四野战军15兵团44军132师军政教导大队。经过5个多月的训练,他和132师军政教导大队四中队的一批年轻学员,乘坐一辆大卡车,来到市内小北地区,向驻扎于此的131师392团报到。

第四野战军44军131师,这支部队从东北出发,经历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渡江战役。1950年5月,以陆军打海军的战例击败了国民党海军舰队,解放了珠江口外涵盖48个岛屿的万山群岛。

刘纬武被编入392团宣传队。5月26日,在万山群岛的主岛垃圾尾,解放军与国民党部队连番厮杀激战。他和战友登岛,在露天广场上,接连不断地表演唱歌、相声、短剧……国民党海军舰队不甘被逐,在附近的海面游弋,有炮弹在舞台不远处爆炸,中间夹杂着断断续续的枪声。

此时,位于海峡对岸的刘纬文,业已从国民党海军官校毕业,加入国民党海军部队。

“台湾岛上的情况怎样?兄长在军中近况怎样?”与父、兄隔海对峙,好几个晚上,刘纬武想起在对岸的亲人,彻夜未眠。

这段经历后来被他写进小说《国共两兄弟》上卷。两兄弟商议,将这本书分为上下两卷,从1949年两兄弟的分手开始,直到1971年两兄弟重逢时结束,叙述在共产党管治和国民党管治下两兄弟的经历。刘纬武的上卷早已完成,但兄长的下卷仍未定稿。

结缘黄埔

年龄报大两岁方得入伍

和儿子刘纬武参军时相当的年纪,父亲刘咏尧也来到广州,考取陆军讲武学校。校长是程潜。

黄埔军校开学之后,程潜把陆军讲武学校158名学生送入黄埔军校。这批被保送的学生除刘咏尧外,还有陈明仁、桂永清等人。

在台北“国史馆”保存的人事资料中,他的年龄出现了两个版本:一个是“民国纪元前七年”(即1905年),一个是“民国纪元前五年”(即1907年)。

刘纬武解释了这一矛盾:1924年的黄埔军校《招生简章》要求,报考者年龄要在“18岁以上,25岁以内”,当时,刘咏尧不满17岁,还差一岁。他将自己的年纪报大了两岁,方得以入伍。他是黄埔一期年龄小的学生。

1925年,以黄埔军校校军为主力的革命军两次东征和回师广州,讨伐陈炯明、林虎、杨希闵、刘震寰,刘咏尧均在其列。

1925年3月12日,东征军进驻广东省揭阳县与普宁县交界的棉湖地区。次日,陈炯明部粤军军黄任寰、王定华等部已先到棉湖西面和顺一带,占据有利地形,且兵力强于东征军十倍以上。

东征军分为三股,三面夹击敌人。以3000多兵力,击溃陈炯明部粤军两万精锐部队,成为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典范战例。此次战役中,黄埔军校校军伤亡惨重,刘咏尧亦左肩中弹。

7个月后的第二次东征,陈炯明将主要兵力集中于惠州地区。惠州城三面环水,地形奇特,易守难攻,从宋朝起,从未失守,是粤东首要重镇。他企图将东征军堵在惠州城下,然后反守为攻,打败东征军。

刘咏尧担任敢死队长,在敌军密集的机枪扫射下,数度挟云梯,强行攀爬城墙,登上城头。不料,突然射来一颗子弹,将他击倒在地面,昏迷了一昼夜,方才苏醒。

随后,陈明仁登上了城墙。紧接着,东征军攻破西门,陈炯明下属杨坤如弃城逃走。惠州告捷。

然而,一颗子弹留在了刘咏尧的颅骨中,未能取出,以致老年时,他时常头痛欲裂。

1926年,他与9名黄埔军校学生被选拔至莫斯科孙逸仙大学,与邓小平、乌兰夫一道,成为该校的届毕业生。

莫斯科孙逸仙大学为国共合作时期的中国大革命培养政治理论骨干。1927年7月,受到“四一二事件”影响,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声明,取消该所学校。次年,学校更名为中国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并在两年后宣布解散。

在这里,刘咏尧结识了他的任妻子韦碧辉。韦碧辉是当时的“才女”,她与廖仲恺的女儿廖梦醒一道,从执信学校选拔至此,在广州执信中学校友的名册上,依旧保留有她的名字。两人育有两子:刘纬文和刘纬武。

二人离婚后,经黄杰介绍,刘咏尧结识后来的妻子钟光仪。后者是他在南京创办的中正学校届学生。

台北“国史馆”的一份人事调查表显示,刘咏尧先后任职南京黄埔军校政治教官,第五陆军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后历任湖南省政府委员兼军管区副司令,国民政府国防次长、代理国防部长等职。

1936年,他主持了次全国童子军大检阅,参加者过万。蒋介石参观了此次检阅,并执笔批阅:

“可趁各干部教员未回去以前,召集会议与讲评以中所见须改正之点一,各队领队员与其队头之距离;须规定二,掌旗方式与敬礼时旗式之高低皆须规定,例如,掌旗敬礼时必须双手持捧并须左右股之内与旗角离地二尺等;三,背棒时捧头必须平齐至如何使之平齐之方式,照背枪之法习之可也。其余尚多不整不齐之。”

因亲获罪

两岸亲属互被牵连

刘纬武再次见到父亲,已是时隔22载。

1961年,他获准前往香港,与母亲团聚。晚年的母亲跟他谈话,“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他是你的父亲,你要去见他”。

带着母亲的叮咛,1971年,刘纬武去了台湾,见到久未谋面的父亲。

“见面就吵架”,40多年后,刘纬武回忆父子的重逢,仍只记得这个场景。“湖南骡子,吃辣椒厉害,脾气大”,他如是形容父亲。

尽管晚年已不再担任军职,刘咏尧仍保持着军人的习惯。在他的家里,几点钟起床,几点钟吃饭,几点钟关大门,这些都用白纸黑字写下来,贴在墙上。

刘纬武在每年复活节、清明节、圣诞节3个节日前后和暑假,去台湾看望他。不过,从来不住在父亲家里,而是住在旅店,“因为家里规矩太多”。

有一年,刘纬武独自在台北陪伴父亲。刘咏尧的一个部下去世了,他刚刚起草好一则讣告。儿子刘纬武在近旁观看,看到讣告写有“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刘咏尧、副主任委员蒋纬国……”他提出异议,“蒋纬国是老‘总统’的儿子,怎么能你做主任委员,他做副主任委员?”

“那怎么行,他以前是我的部下,当然是我做主任委员”。父亲不同意。

后来,父子俩起了争执。刘咏尧发起脾气,重重地拍了下桌子。

“你再拍桌子,我也拍”。刘纬武不服气。

经过一番争执,父亲被说服了,打给报社,更改讣告。

虽是保持着吃辣椒的习惯,刘咏尧却自此未回过湖南家乡。

他有兄弟5人,排行老四。兄弟中有3人毕业于黄埔军校。三哥刘耕畬毕业于黄埔五期,在马日事变中牺牲。小弟刘伯中是黄埔八期生,也定居在台湾。

受到亲属在国民党担任军职的影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动乱时期,他在湖南醴陵的家人受到迫害。其中,大哥刘斗峰的儿子曾因不堪忍受批斗逃跑,后来被人抓回老家枪毙,留下一个1岁和一个3岁的女儿。

1975年,已年近七旬的刘咏尧,也受到对岸亲人牵连,面临牢狱之灾。

1950年,刘咏尧二哥刘允猷的儿子刘国毅从香港写信给他,申请入台。戒严时期的台湾,与香港并不能自由往来。刘咏尧为他开具了入境保证书,从而获准抵台。

到达台湾后,刘国毅居住在叔父家中。后来,刘咏尧又让他到自己主编的《国防丛刊》担任校对工作,两年后,再把他介绍到“民政厅”兵役处担任办事员。

叔侄的相聚好景不长。后来,刘国毅被查出曾在大陆跟随程潜投共,并担任上尉参谋一职,被台湾“国防部”判为“匪谍”,以“颠覆政府罪”逮捕处决。刘咏尧也因“明知匪谍而不告密检举或纵容之者”获刑。

一份保存于台北“国史馆”的“国防部”判决书显示,他被以《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第9条,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缓刑两年。

个人的遭遇,并未能阻止他的信仰,直至人生暮年,刘咏尧仍心系于家国命运。在其诗文集《九十忆往》中,他深感怅然,“尧一生为党国尽瘁,戮力疆场,运筹帷幄,或为国建言,璀璨议坛,献替良多。惟岁月悠悠,忽忽已年届九十矣。回首故国河山,犹未归于一统,不胜其感慨万千!”

历史已散作烟尘,人们对刘咏尧这个名字的认识,往往来自于刘若英文章里的“公公”。她从小跟随祖父生活,常感怀于他的家国情怀。

专题顾问

曾庆榴(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 教授)

丁文贞(广东黄埔同学会秘书长)

李杨(广州市社科院黄埔军校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研究员)

总策划:王海军 龚慰 王景春

总统筹:王莹 刘丽君 李艳

田霜月 王卫国 刘伟

分组统筹:高龙

采写:南都 刘雪

图片翻拍:南都 刘雪

主要参考资料

台北“国史馆”档案,入藏登录号:A,A,A

刘纬武《国共两兄弟(上卷)》(未刊发)

刘咏尧诗文集《九十忆往》

《刘公咏尧将军讣告》

作者:刘雪

激光整平机价格
电力电缆厂家
面膜加工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