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泰州信息港 > 娱乐

一次被误读的抚摸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46:05

一次被误读的抚摸    那是一节自习课。  和往常一样,我坐在教室后面批改作业。学生有的在读书,有的在写作业,有的在小声讨论。一切和我要求的一样,没有一丝杂音。  我接这个班已经一个多月,学生都很听话,没给我惹过一次事。我暗自庆幸自己烧了高香。和我同时接另一个班的许亮老师,他班已经被学校“号”上了两次。一次是学生半夜翻墙出去上网,一次是课间学生偷偷躲在厕所吸烟。这两次都被警惕性很高的政教主任抓个正着。为此,许亮老师两次在全体教师会上受到不点名的批评。  许亮老师和我是同学,又是好友。私下里我“熊”许亮说:“咋搞的老同学,事儿咋光出在贵班呢?”许亮挠挠头说:“算我点背,渣子学生都集中到俺班报到了。不过,你别幸灾乐祸,你们班不出这事,说不定会出其它事哩。”  嘁,凭我的治班经验和那两把“牙刷子”,俺班会出啥事?  早晨我和学生一起起床,一起出操。上午是四节课,中午我规定12:30进教室;下午是三节课,半个小时吃过晚饭,然后进教室上晚自习。晚自习放学,我挨个儿查寝,直至学生入睡。我把时间卡得风雨不透,学生连放屁的空都没有,还想着给你去惹事?这你许亮能做得到?  我批改完一本作业,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然后背绑了手在教室前后来回闲步,扫视“众生”。我突然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自豪感。教室是我的责任田,在这块责任田里我可以自由播撒我的思想,种出茁壮的禾苗。我不想我的责任田里冒出一棵稗草来。  转到排桌头,一只稚嫩的手举了起来。是平时不爱说话的康奇。在班里,康奇个儿矮,不用说中学,就是坐在小学教室里也是很不起眼的。但他爱动脑筋,学习非常努力。我很喜欢这个孩子。  “老师,您看这道数学题咋解?”康奇站起身问我。  我是教语文的,对数学一向不在行。但我又是班主任,在自习课上学生问各科问题都要应付,不然,那该多没面子。我硬着头皮把题接过来。反复琢磨,反复回忆,我绞尽脑汁,又翻了数学课本,终于和康奇一起把那道题解了出来。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我顺手抚摸了一下康奇的头。  这一举动,对于我像亲昵自己的孩子一样,再也正常不过了。  双休日过后,我到教室查点人数,唯独康奇的座位空着。问同村其他同学,其他同学也不知道康奇为啥没来。我只好拨通了康奇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康奇的奶奶,她在电话里说,从学校回来这孩子就不多言语,饭也不吃,非“怄”着转学不可。  我懵了。是哪个老师批评他了,还是哪个同学欺负他了?  我一边批改作业,一边胡思乱想。当我掀开康奇的作业本时,里面有一张纸条滑落下来。我捡起纸条,看到上面写了如下几行文字——  老师,我不知道您为啥随便摸我的头。我父亲就是因喝酒,人家摸了他的头,捋了他的脖子,才跟人家打架的。那是我亲眼看见的。父亲像一头发怒的公牛,掂了酒瓶就往人家头上砸。当然,我父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后来我问奶奶,奶奶说,人的头就是一个人的“天”,是不能随便让人摸的……老师,我想不通,您咋就随便摸了我的“天”呢?……  我浑身触电一般,一下子愣住了。  当天晚上我约了许亮,让许亮骑摩托带我去了趟康奇家。康奇正在收拾书包,准备第二天去他二姨所在的另一所中学上学。康奇的父亲和人打架出事后,母亲也离他而去,只剩下奶孙俩相依为命。  我说了我抚摸他的本意,还向他道了歉。康奇头别在那里,就是不吭声。临走,康奇的奶奶说:“这孩子心事重,俺劝劝他再说吧……”  第二天康奇没回到教室,第三天仍没见他的踪影……一星期、一个月过去了,康奇还没出现。看来康奇真的转学了。  我的心像被谁掏走了一样,空落落的。  学期结束,学校开总结会。我班除了康奇,还因其它原因陆陆续续流失了五名学生,受到了学校点名批评。而许亮的所谓“渣子班”,打打闹闹“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竟然未损一兵一卒。 共 15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功能障碍
昆明专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怎么预防成年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