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泰州信息港 > 法律

青衣小说等奖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08:30

堂姐来平罗,在移动大厅里给外甥买手机,正赶上移动大厅在搞购手机抽奖活动。堂姐家在乡下,没时间等到抽奖活动开始,因此临回家时把发票给了我让我代她去抽奖,并嘱咐我,人肯定很多,要早点去,不然迟了排队太麻烦。  下午,我放弃了计划好的写作和带女儿出去玩,早早地就来到了移动大厅门前。天哪,这么多人!只见密密麻麻两条长长的人龙,斜斜地从大厅门口的领奖台一直延伸到人行道这边,然后挤过人行道,把车行道都给占去了一部分,以至于南来北往的车辆到这儿不得不减慢速度,还声嘶力竭地鸣叫着喇叭。人龙的前边,一片喧嚷;人龙的后边,顾客们一个个瞪圆了眼睛,伸长了脖子向前探望,眼里射出充满渴望的光,就像一只只发情的长颈鹿在伸颈翘首张望着高墙那边的母鹿。  等了好一会,人龙才向前挪动了一小截。说实话,我真的等得不耐烦了,平生怕做的两件事,就是等车、等人,没想到今天却干上了比等车等人还让人不耐烦的事——等奖。好几次,退出去的冲动涌上我的心头,可是一想,这是替堂姐领奖呀!于是,已经迈出去的双脚又缩了回来。等着吧!既然答应了堂姐,就应该坚持到底。  可是,这条人的长龙实在是挪动的太慢了。真的很奇怪,移动公司到底能提供怎样的奖品,值得这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事情,跑到这儿来排队、拥挤。扭头向后看,我估计那些还排在后面的人,等到他们抽上了奖品,至少得浪费掉三个小时的时间。三个小时啊!在这三个小时里,他们不知能够做多少有价值有意义的事,完成多少工作,挣多少钱呢。可是,看他们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人会心疼这几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全部的期待、兴奋和冲动,都集中在将要抽到的奖品。典型的小市民心理!而我呢?平时的我那样的珍惜时间,如今不也夹在了这条等候抽奖的人流里面了吗?我的时间,不是比他们的时间更紧、更宝贵吗?值得安慰的是,我是代替堂姐前来抽奖,是在帮助别人,并非我自愿浪费这可贵的时间。  人流又向前挪动了半米多。我的双脚已经变得酸麻,可是,我还得坚持下去。等吧!哲人不是告诉我们,“耐心等待,风车从不跑去找风”么?不等待,我还能抽到奖品吗?!我在脑海里幻想着,我能抽到什么?电水壶?电饭锅?电磁炉?还是……我似乎看到了堂姐从我手里把贵重的奖品接过去时那种喜悦,似乎听到了亲朋们夸我手气真好,也似乎看到我走下领奖台时众人羡慕地看着我发出啧啧的赞叹,屠洪纲那首嘹亮深情的歌也为我唱响:“你在那万人中央,感受那万丈荣光……”  “中华——”忽听有人喊,扭头一看,是我高中的同学,叫哈学东,一个座位上坐了两年的好哥们,他正夹在旁边的人流里,也慢慢地向移动大厅门口挤动着。于是我们边向前蜗挪着脚步,边聊了起来。嘿嘿!有个好朋友闲聊,这漫长的等候也不显得那么漫长了。  长龙,又一次像个蜗牛一样向前挪动了一大截。看看领奖台,我越来越近了,我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这漫长的等候啊,让我体会到了革命战士在黎明到来之前的那段黑暗时光里的煎熬,也给了我一个像战士那样表现自己坚持和韧性的美好品质的绝好机会。多亏了旁边有个好朋友陪伴我。  “中华,我实在等不下去了!我走了!”哈学东突然说。  我连忙劝他在等一等,可是,他毫不犹豫,头也不回地挤出了人群,挥挥手,走了,把我一个人扔在了这茫茫等待的人群里。看着他那潇洒远去的背影,一种逃离这拥挤的人流的渴望和冲动又一次强烈地跃上了我的心头。走吧,咱也走吧,咱不跟这群俗人一般见识!咱是读书人,懂得时间和奖品相比,孰轻孰重,更何况,咱不是一直瞧不起那些喜欢占小便宜的人吗?  于是,我负气似的,抽出了右脚,半个身子挤出了人流。  就在这时,堂姐那略带失望的眼神闪现在我面前。唉!等吧,再等等,熬一熬,就过去了。我知道,只要我能等到抽奖,不管抽到什么,都不比我没有等到抽奖那样让堂姐失望。  腿脚,越来越酸麻了。这短短的将近二十米的人流啊,可真是让我对屈原的诗深有体会:“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多么富有哲理,充满了人生的智慧!贤哉,屈原!  忽然,就听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向前面看去,一个大约三十五岁的男人,正喜滋滋地抱着一个纸箱走下奖台。大概,他抽取到了非常贵重的物品吧。人们一个个羡慕地看着他,指指点点。这动人的一幕,更加坚定了我等下去的信心。  终于,到了领奖台。说实话,我没想到活了这么一把年龄,我竟然有这么顽强的意志能够坚持等待下来,把这长长的人流挤掉了一半。  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我怀着期待的、憧憬的、激动的、神圣的心情,右手伸进了抽奖箱,抽出了一张卷起来的纸条。打开纸条,我傻了——  纸条上写的是:香皂一个,牙刷一把。  迷里迷瞪地,恍恍惚惚地,我从手中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香皂和牙刷,狼狈地走下了领奖台。我似乎看到了下面等着领奖的人对我的同情与不屑。  离开人群,我这才发现,那些已经领到奖的人,几乎全都手中拿着一个香皂一把牙刷。他们有的在叹气怨自己手气臭,有的在骂移动公司耍人,也有人骂移动公司太小气。看着这些人,我不由地笑了。我的心,稍微平衡了一些。这具有讽刺性的一幕,让我得到了不少安慰。  回到家,妻子兴冲冲地走过来问:“你给姐姐抽了什么奖?”我把香皂和牙刷摊在手中让她看,妻子哈哈大笑起来,惹得尚不懂事的女儿马伊春莫名其妙地瞪着我们,接着也嘻嘻嘻地傻笑起来。  冬日的太阳,懒懒地挂到了贺兰山上头。我领着马伊春在公园里玩。回家时,特意从移动大厅门前经过。不知为啥,我很想看看大厅前面那些还在傻傻地等候的人那种傻傻的傻相。大概,在潜意识里,我也想以一种嘲笑般的表情去看看别人的可笑吧。  可是,移动大厅门前的人流消失了,只有几个小孩在玩。  领奖台上,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拆卸奖台。  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纸盒子,从盒子里一抓,抓起一大把的牙刷,对着那帮小孩大喊一声:“呔——过来捡!!!”接着胳膊在空中一挥,大把的牙刷就天女散花一般地,从金光闪闪的冬日阳光里散落了一地。正在玩耍的孩子们,被这意外的情景惊呆了,紧接着,他们“嗷——”一声长叫,呐喊着奔跑过去,纷纷捡拾地上的牙刷。工作人员又是一把撒下来,砸在孩子们的身上,惹得这些小家伙嘻嘻哈哈地笑。  这时,工作人员拿起了两个香皂,手扬了扬,却又顿住了。看来,他是想把香皂也扔下去,却又担心把香皂摔碎。工作人员喊了一声:“来拿香皂。”几个孩子就笑哈哈地跑上领奖台。  旁边,几个成年人笑嘻嘻地看着热闹。西边的天空,太阳翻着白眼鄙视着这这个无聊的故事…… 共 25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患者的护理方式都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