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泰州信息港 > 法律

【笔尖】一部献给父母、故乡的深情之作(作品赏析)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8:08

德强要出诗集了,他很早就给我打招呼,要我给他的诗写点什么,我也愉快允诺过,时间一晃就是几年。今年春天,他给我发来了几十首诗稿,因生活事务繁杂,加之我的懒惰,直到八月初,我才认认真真地读了几遍他的诗稿,其实在这些诗稿里,有很多诗我曾在他博客上读过。纵观德强的诗,给我的突出感受是情真、自然、朴实、明快。就像他做人一样,诗如其人。

从内容上看,德强的诗主要写父母亲情,写故乡家园,写生活感悟,写旅游山水。诗里出现的人情物事、日月星辰,山水草木都是他稔熟于心的景象,丝毫没有为赋新诗强说愁的痕迹。古人李梦阳在《诗集自序》中说:“夫文人学子,比兴寡而直率多。何也?出于情寡而工于词多也。”又说:“余之诗,非真也。王子所谓文人学子韵言尔,出之情寡而工之词多者也。”这是李梦阳对一些文人学子(也是批评自己)诗作少真情实感,而只是追求表面形式的华美精工,为文而造情,成为浮泛华丽之作提出的批评。真情是指情感的真挚淳厚,是构成诗的艺术性的重要因素之一,只有真情才能直接感染读者,打动人心,诗才有意味。至于近年来诗坛上兴盛一时的诗要“冷抒情”“零抒情”,尽力站在抒情的背面排斥抒情,甚至“不要抒情”,我认为这是一种认识上的偏颇,这种理论有待于更长的实践来检验,起码在当下,它是支撑不起写作实践的。好在德强的诗并不跟风,他在老老实实地写诗,无论写父母、写故乡,还是写其它,每一首诗都在用真情吟唱,都能做到言之有物,物之有感,感之有情,是原汁原味的人间烟火,情深意切的心灵表白。

在《庄稼地,父亲的身影》一诗中,诗人写了父亲在庄稼地里劳作的情景,“在一片玉米地/我望见父亲正弯下腰/几棵被牛羊踩倒的玉米/他小心地扶起,用玉米叶子/绑靠另一棵玉米秆上//庄稼收完了/父亲习惯背着背笼/边走边捡拾撒落的粮食/一把豆角,半截包谷棒子/一棵菜籽,几个洋芋//冬天的地里空闲着/父亲还在地边转悠/不是打理杂草/就是捡拾石头/……”一个饱满的父亲形象跃然纸上,正当读者为这个形象产生敬意时,诗却突然一转:“父亲走了/他哪里也没去/他是去了庄稼地”。原来,他是在回忆父亲在世时的辛勤,在抒发父亲与庄稼地的深厚感情,一个儿子对父亲的深切怀念之情愫萦绕于诗外。德强写父亲的诗,几乎全部写的是与土地的生活,这不由得使我想起诺贝尔奖获得者、北爱尔兰诗人谢默斯?希尼的《挖掘》:“我的窗下,一个清晰而粗厉的响声/铁铲切进了砾石累累的土地:/我爹在挖土。我向下望/看到花坪间他正使劲的臀部/弯下去,伸上来,二十年来/穿过白薯垄有节奏地俯仰着,/他在挖土。//粗劣的靴子踩在铁铲上,长柄/贴着膝头的内侧有力地撬动,/他把表面一层厚土连根掀起,/把铁铲发亮的一边深深埋下去,/使新薯四散,我们捡在手中,/爱它们又凉又硬的味儿。”希尼对农村的思想感情也是坚实的,这首诗既具体细腻,又真实可信;既质朴无华,又新颖生动。语言通俗,明白,自然,但又很简洁有力,不事渲染。我不知道德强的诗是否受到过这首诗的影响,但我从他的诗里总能看到一点希尼的影子。“大约七十五岁后/父亲的背就明显驼了/像被岁月拖着的一具/沉重的犁,缓缓划动在/生命的时光里”(《扎进土地的父亲》)“一辈子务农的父亲/一辈子都低着头/向土地低头/向庄稼低头/向农活低头/只有歇息的时候/才伸起腰抬头看看天/看看远处//……如今走进土里的父亲/终于不再低头了/背朝黄土,面朝天”(《不再低头的父亲》)作为农民的儿子,他敬仰父亲,又蕴含着同情和惋惜,他把父亲比作一粒麦,“麦粒的形态/宛若父亲的头像/麦子的色泽/是父亲的容颜//那并不饱满的麦粒/如父亲瘦削的面庞/麦粒上的纹路/是父亲的皱痕”,这是一个精巧新鲜的比喻,形神兼备。德强写父亲的诗,采用的是写实手法,读来沉重。他写给母亲的诗同样是写实。写父亲的诗偏重于父亲与土地的关系,而写母亲的诗则倚重于母爱情感。“老家如今能变卖钱的/也就房前屋后几树核桃/那是母亲的庄稼/从春到秋//核桃熟了/母亲急着请人打回来/她挪动着不灵便的手脚/脱皮,晾晒,砸壳/用锥子一点一点地/掏空壳里的桃仁//拾掇好多个日子/母亲一个也舍不得吃/把卖下的钱一分不少/全塞在我手里,说/她用不上这钱//母亲老了,我们不在身边/她把对儿孙的爱/寄托在每一个核桃上/挖空了心思”(《母亲的核桃》)形象如核桃一样的老母亲,为了疼爱儿子,真是挖空了心思,连一粒桃仁也舍不得吃,读来怎能不让人感动。母亲一生也是艰辛的,深居山中,长年累月地在山沟里生活。“我进了城/父母留在了老屋/父亲撒手远去后/只有母亲和老屋/相依相惜//如今母亲患病/我要接她到城里/留下孤独老屋/闭门不语//那天离开家门/我不敢回头去看/我怕看到老屋两孔窗/如一双昏花老眼/空洞得叫人心疼”(《老屋》),曾经的老屋,曾经藏着梦想的幸福之家,随着岁月的流逝,只剩下了两孔如母亲昏花的老眼一样的窗洞,是人去屋空的空洞,作者的内心是荒凉的。为人之子,当母亲年迈多病,尽孝是应尽的责任,这种关心不仅仅是指物质的关心,还有精神层面的呵护。这就是抽时间多陪伴在母亲的身边,哪怕缄默着,只要母亲知道你在她跟前。“飞白的发丝/是岁月落给娘的满头霜雪/我不忍仔细多瞅娘一眼/瞅一眼,娘又老一截//深深的皱纹/是艰辛留给娘的满面伤疤/我不忍仔细多瞅娘一眼/瞅一眼,娘又疼一次”(《不忍仔细多瞅娘一眼》)这样的情景,一定会有血缘关系上的心与心的感应,没有人会怀疑“不忍仔细多瞅娘一眼”的真实心境。在儿子眼里,娘就是他心里的神,也是他精神世界里重要的情感支柱。再看看德强用白描的手法写给娘的《冬日的画》:“冬日。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着故园坐东朝西三间老屋/照着屋檐下坐着的老娘/满头白发银光闪烁/瘦削的脸庞轮廓分明/神态静默如一尊雕像//她凝望着偏西的日头/像凝望日头一样久远的往事/那只花猫卷缩在身边/睡得正香”如果说之前的诗是写母亲艰辛慈爱的一面,那么这首诗则抓住了一个瞬间,从侧面发现了母亲晚年的平静安详,亦然寄托了对母亲的无限热爱与眷恋,如一幅素描。

德强写给父母亲的诗很多,这些诗无不反映着儿子对父母深沉的爱。在《我那些文字》一诗里,作者以极其朴素的语言说与读者,字里行间隐含着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愧疚亏欠:“父母没上过学/两眼墨黑/盼我多念书识字/将来能比他们有出息/也能跟着儿子我/过几天好光景//后来靠识文断字/我谋上公差进了机关/写父母不认识的公文/作父母看不懂的诗文/年复一年/我写过无数文字/却没能给父母带来/一个字的福”,可怜天下父母心,没有谁会念兹在兹于儿女的回报,只要能超越他们过上比他们好的日子,就会心安理得。这就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体现。德强能给父母写下这首诗,也是给父母养育之恩的回报。

在人的感情世界里,除过怀念父母亲情,让人百般留恋纠结的恐怕莫过于故乡故土了。因为故土是除过父母血液乳汁之外的另一种甘甜营养,它给人的儿童期打上了毕生无法抹掉的印记,贫瘠也罢,丰饶也罢,都使人无法不去想念它,热爱它。故乡是人生永远的籍贯。“走南闯北/我已记不起多少/那些过往的名胜景点/如遗漏的岁月残片/渐渐模糊//而离开多年的乡村/那些小山小岭小沟小岔/我依旧记得每一个名字/和它们所处的方位//黄花梁,柳树沟,阴坡垴/女花山,大坡寨,阳坡砭/……//这些细小的地名/连同我的乳名一起,保留着初的印象/如一部老电影/完整而清晰”(《细小的地名》)那些细小的地名连同乳名一样刻在德强的心上,全诗没有一个爱字,却处处隐含了对故乡的一往情深。“漂泊岁月/风雨改变着我的容颜/皱上额头鬓生白发/我在岁月里渐渐老去/只有不老的乡情/让我在思乡的梦里/依然少年//……”(《不老不倦的乡情》)思乡之情可以缓解所有游子在外漂泊的负累,当他的人生需要停歇的时候,故乡就是一个人灵魂的归宿,在那里,所有的磕磕绊绊都会得到解脱,并有一种愉悦随之袭上心头,使人忘却痛苦。当然,故乡带给人的不仅仅只是精神享受,有时也给人带来惆怅、思考。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变迁,相当多游子的家园如今也变得面目全非了,城镇化使成千上万的人涌入钢筋水泥的牢笼,当年鸟语花香,村烟袅袅的乡村多被闲置荒芜,这是令人为之惋惜无奈惶惑的事,人类究竟要去向何处?传统家园难道真的要在城镇化建设中消失吗?在《村庄,草木深深》中,作者看见的村庄“一次比一次空落”,听不见蝉鸣和鸡鸣犬吠,看不见袅袅炊烟,村庄大多虚掩着,柴门歪斜,许多住户门上挂着生锈的锁,场院的草疯长,一直“长到了人家屋檐下”,“也许草木有情啊/深知人烟渐少村庄落寞/它们破土而出自告奋勇/为外出谋生的农户/看家护院”。这种窘境,恐怕是当今很多山乡的真实写照,诗人关注它,不仅仅是对乡村的怀念,更是对当前生存环境的忧虑,是对落败的乡村发出的一声叹息,是对人们精神家园的严重关切。

德强的诗也写日常生活,如爱情、旅行、见闻、感悟、哲理等,这些诗都明白晓畅,不做作,不煽情,给人感动和启示,有自己的生命体验,读来十分亲切。如《不敢去看桃花》、《当我老成冬天一棵树》、《生之疼痛》、《一棵草的幸福》、《也说生死》、《塔尔寺,我见到朝圣者》等。有些诗里还蕴含着淡淡的禅意。“一树叶子/就是芸芸众生/我是其中一叶//枝头的叶子/高低前后差异/命运各不相同//我知道我在那一处/平静地面对季节/无论是春还是夏//当又一个秋天来临/我只想把自己/交给一场风”(《一树叶子》)短短的一首诗,却包含了自然界生命内在的规律,又把“我”融入其中,顺其自然地面对季节,这是一种坦然的生命态度,没有经过风雨人生,是写不出这一体验的。这首诗写得空灵自然,与他写实风格的诗比较,是另外一种美感。

学诗几十年了,对什么是好诗,仍然感到惶惑。尤其是面对发展变化中的新诗,面对诗歌审美理论的种种声音,面对网络每日涌现的成千上万的诗选诗作,真的有无所适从的感觉。诗真是一个说不清的东西。但还要学诗,还要写诗,我的体验是,一个人具有什么样的气质,就写什么样的诗,就像南北迥异的文化,一个细腻一个粗犷,你小桥流水人家,我大漠孤烟日圆,你灵性委婉你就在空灵上下功夫,你朴拙耿直你就在厚重上找门道,个人的气质千差万别,写出的诗就应该各领风骚,只有写出自己的个性和心性,好坏就应该交给造化去点评。宋代《文则精义》中说:“文章不难于巧而难于拙,不难于曲而难于直,不难于细而难于粗,不难于华而难于质。”这里所谓的“拙”“直”,实际上是自然朴实的表现。我喜欢德强的诗,就像我喜欢他这个人一样,厚重,诚实,朴素。他写诗很勤奋,一直坚持他喜好的写法,这些年也发表了不少诗作,入选各种选本,这是他勤奋收获的诗意,增加了他生活的厚度。这本诗集的出版,是他献给父母的礼物,也是馈赠给故乡的礼品,同时也是对他自己近几年诗歌创作的一个总结。真诚希望德强在今后的创作中,写得更节制一点,含蓄一点。在欣赏中获得审美,在写作中提炼诗意,期待他更多更好的诗篇问世。

共 44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透过诗人远洲老师的诗评来读德强的诗,情感丰厚,父母亲情故土情,沉甸甸而又沁人心扉。大诗人引用“文章不难于巧而难于拙,不难于曲而难以直,不难于细而难于粗,不难于华而难于质。”是很好的褒赏,也给作诗为文者不少启发。正如诗人真是一个说不清的东西。但还要学诗,还要写诗,我的体验是,一个人具有什么样的气质,就写什么样的诗,就像南北迥异的文化,一个细腻一个粗犷,你小桥流水人家,我大漠孤烟日圆,你灵性委婉你就在空灵上下功夫,你朴拙耿直你就在厚重上找门道,个人的气质千差万别,写出的诗就应该各领风骚,只有写出自己的个性和心性,好坏就应该交给造化去点评。这位诗作者真是难得的大孝子!通篇诗的妙处,就在于诗风的自然质朴,细腻厚重。拜读,受益匪浅;这序,写的很有蛊惑力!一个人具有什么样的气质,就写什么样的诗,很赞同!会长诗人对诗作者的诗点评得很中肯、很到位。欣赏!感谢赐稿于笔尖!【编辑:罗档云】

1 楼 文友: 2014-10-22 16:20:46 问好文友,哈哈,不错的文章啊!作者在诱惑我啊!

活血化瘀消肿止痛方法
老人消肿止痛外用药物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的原因
四磨汤是否适合婴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