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泰州信息港 > 健康

一个卖凉皮的女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13:21

次见到那个卖凉皮的女子,是我回家穿过村里商业街的时候。当时,我光顾和街上熟人打招呼了,不小心和人撞到了一起。转身看,是一个穿着朴素,却面似桃李的女子,站在一个三轮车前,车上是欲出售的凉皮。我不好意思地说声“对不起”,她笑了笑,就继续卖她的凉皮了。    这时,一个光着上身,胸脯和胳膊上印着青龙的小子,一摇三晃地走了过来,对那卖凉皮的女子说:“给我拿一份凉皮。”    那女子熟练地拌好一份,递到他手上。那小子尝了一口,说:“卖凉皮一天能挣多少钱?”    “挣不了几个钱,勉强糊口。”那女子低下头,蹙起了眉。    “干脆,你别干了,跟哥们到歌舞厅乐和一天,我给你二百,怎么样?”那小子说着,脸也凑过去,手也不干不净地去摸那女子的胸部。    那女子猛地一躲,红着脸说:“一块五,您该给钱了。”    “他妈的,还不识抬举。”那小子显然有些恼羞成怒,扔下凉皮,骂骂列咧咧地走开。    卖凉皮的女子追了上去,大声问:“你还没给我钱呢?”    那小子站住了,回过头说:“臭丫头,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跟我要钱,小心我砸了你的三轮车!”    旁边一个卖衣服的大嫂过来,拉住女子的衣角劝道:“姑娘,别惹他了,不就是一块五吗,算了!”    “不行!”然后她瞪圆了眼睛盯着那小子问:“你给不给?“    “给、给!”那小子说着,一拳打了过来,围观的人都为那女子捏一把汗。    只见那女子轻轻一闪,转到那小子身后,一脚踹向他的胯部,那小子“哎呦”一声,就摔倒在地上。    女子又上前,伸出一脚踏住他的胸脯问:“给不给?”    “给、给!”那小子站起身,掏出一元五角钱交给女子,跑出几步,又回头说:“臭丫头,你等着!”然后就消失在人群中。    回到家,母亲告诉我,家里的两间厢房已经租给了一对沧州卖凉皮的女子。母亲还说,那个女孩挺漂亮的。    临近中午的时候,那卖凉皮的女子推车进来,见我先是一惊,然后就笑着打招呼,我知道房子原来租给了她们。    当天黑下来的时候,一阵悠扬婉转的笛声也随着月光爬到窗前,又如潺潺溪水流进了屋。我向窗外望去,见那个女孩坐在院子里用心地吹笛子。    “你吹的是什么曲子?”我问。    “春晓。”她没抬头,也没有继续搭话的意思,而是继续吹她的笛子,我只好悻悻地走回屋。    本来我第二天就该回县城上班了,可天还未亮,我就听见厢房内传来哭喊声,忙穿衣跑过去,我妈也随后跟来。    “俺娘病了!”她见我们,止住了哭声。她的娘却在床上大口地喘着气,身子一个劲地哆嗦。    “还不快送医院!”我二话不说,背起她娘就走。    经过医院的抢救,不几天,她娘的病就好了。在这几天里,我也跑前跑后地忙活,在这忙活当中,我们之间也有了更多的话。    本来,这样发展下去,我们可以成为情侣的。因为我发现她也喜欢我,可她对我的情感似乎总是充满矛盾,想接受,却又怕什么。    那天,一阵刺耳的警笛在半夜中响起,紧接着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发现被警察押着的她面色平静,见我们出来,见她母亲抹泪,她都没吱声,只是回望了我一眼,我知道,那眼中有重托。    后来,我才知道,由于父亲早亡,家里长期受到村里的一些无赖的欺负,她于是立志去沧州学艺。五年后归来,找到那些无赖的家,痛打了他们,可因为下手太重,将其中一个人的腿打折了,娘俩就逃了出来。 共 13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如何治疗前列腺增生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病
成人癫痫病有什么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