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泰州信息港 > 健康

梦修纪 第二百一十一章 血洒雨空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1:25

梦修纪 第二百一十一章 血洒雨空

六人合聚的内力本来是朝着灵川的腹部发出,因为那个位置是他中的中汇穴所在,若被击中,轻则识海震荡,重则灵种破碎。

灵川的灵种已经破碎过一次了,要是再破碎,怕是就不会像上次那般好运了,因为他没了果核石,也没了咕噜......

“我还能死在你们手里!”

灵川经历过那么多险境,就连寻灵榜高手都败在了他的手下,要是死在这些不知名的人手中,肯定心有不甘!

他本想提身腾跃,但旋即发现身体受到压制,又看清了对方的攻势,转而向下躬身,扎了个有利于稳定根基的马步,势如破竹的内力恰好攻至,直接击到他的双臂之上!

“轰!”

灵川用肉身硬抗六位堪比寻灵榜高手的内力,强势的冲击波迅速扩散......

刹那间,附近的茶碗粉碎、桌椅崩裂,就连顶梁的木柱上都出现了几道裂痕。

内力类似于气力,由肉身积攒,汇于丹田之中,无形无色,不同于灵气。

灵川身处中心,所受的冲击更是惊人,衣袖瞬间消散,手臂破裂、鲜血喷溅,身体倒飞数米,直至撞到房墙之上,将厚实的墙体撞出一个明显的人形痕迹!

“呕~”

灵川心肺翻腾,一股气血涌向喉间,不过他急忙压制住,并未喷出鲜血。

虽然伤势暂时压住,可他双目中满是怒意,紧接着还是吐出了一口血......阴玄灵根入地之后,应对二次化形的沈从龙他都游刃有余,此时却被他们几个打到吐血,心中愤愤不平、更是令他受伤!

酒馆里的柜台裂成了两半,躲在柜台后的伙计倒是护主,用身子挡在了掌柜的身前。他扭头透过裂缝,看了眼残破不堪的屋舍,惊得半天喘不上气,“这......这还是人吗?”

掌柜手打着颤,可还是急忙捂住了伙计的嘴,“别乱,说话!”他想逃出这危险之地,可双脚发软,站不起身。

“别给他喘息的时间!”

这时,矮壮的领头人再次下令。

十二个人再次合成围攻之势,因为灵川后身靠墙,他们便合围成弧形。

灵川急忙起身,作势防备。

现在他心肺受伤,强行用力会令伤势加重,可眼下对方根本不会给他时间疗伤,况且,他才积聚了不足一半的灵气,方才受的一击,又耗费了些许,照这样下去,根本就熬不过两分的时间......

十二个人快速靠近,灵气招引却有条不紊的进行,显得时间过得极慢!

灵川环视四周,心下思索着应对之法,突然目光停留在一旁的木架。

墙角处摆着个三层的木架,其上放满了一坛坛的酒......

眼见十二人合围已成,灵川已经没了退路,正想着该如何趁机弄一坛酒喝,加快灵气积聚。突然,一阵破空之声极速飞至,直袭向他的胸口......

灵川急忙向墙角一闪,躲过了一枚偷袭而至的黑色飞镖,趁机朝酒架靠近了些许

梦修纪  第二百一十一章 血洒雨空

在拿到酒之前,他还不能不能明显的暴露出自己的意图,否则定然会被对方破坏。

可是,他刚站稳身形,‘噗、噗’,又是接连两声破空之声!

合围的圈子已是越来越小,灵川几乎无处可退,只得提身腾跃......

他有些分神,再次发出的暗器又速度极快,还没有腾起足够高的距离,两把形如飞刀的暗器已然袭至,一左一右,穿入他的双肩。

对方一共二十六个人,一胖一瘦的两贼死于非命,控制八锁阵的八人中死了六人,另两个专练肉身的大汉,虽然没死,但也没了战力。

灵川闷哼一声,落地后撤,身形一晃,紧贴墙体。

“呼,我靠!”

他还没来得及动手拔出飞刀暗器,突然,双肩处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生生的拉扯他的肉!

原来,飞刀暗器竟然带着倒钩,尾部套着细不可见、类似于鱼线的绳子,射中之后,目标难以挣脱,发暗器之人可以像钓鱼似的操控目标......

此外,除去构成六丁六甲阵的十二个人之外,对方还有四人,一个领头人专于指挥,还有三人一直站在酒馆对面建筑的屋顶上,方才便不时地发射暗器偷袭,搞得灵川疲于应对、不胜其烦。

现在对面的三人,趁着他受了伤,接连两击,均打了个正着。

灵川被拖到地上,倒钩飞刀钓着他的皮肉向外拉拽......他强忍着疼痛,急忙拉住鱼线!

墙体对面可是有十二个人虎视眈眈,就这样被拉拽过去,哪还有命躲闪。

“啊~”

灵川痛叫一声,撤开了手,鱼线太细,用力一拉,竟然将他的手心给划破了。

刚被拉出米余,迎面的壮汉猛地劈下开天斧......

灵川慌张地用手肘撑地,止住去势,同时尽可能大的张开双腿,“哐当!”一声巨响,半米多长的开天斧,劈到青石之上。

要是再被拉拽几公分,他怕是就要绝后了!

随即,灵川快速反应,猛地出腿踹向壮汉的脚踝。

可谁知,躲在壮汉身后的人却借内力,将其向后拉了些许的距离灵川一击未中。

“呼、啪!”

紧接着,壮汉两侧的人分用长刀、长鞭攻向地面。

灵川身子一旋,堪堪躲开了两击,右腿恰好撞了一块木板,露出掩藏在下方的长剑,这剑是方才构成八锁阵的人遗留掉地上的。

他急忙抓住剑柄,剑刃向上一挑,两根鱼线当即崩断!对面屋顶上的两人,正紧拉着鱼线,被晃了个大跟头,从屋顶上掉了下来。

内圈的几人正准备再次进攻,灵川腰腹用力,挺身弹起,同时借力飞身后退,退到墙角处,抓起酒坛,穿透封盖直接往嘴里倒酒!

“快拦住他,不能让他喝酒!”领头之人焦急喊道。

灵川与沈从龙对阵之前,曾一直饮酒,并且在比试的过程中,饮酒过后修为得到提升,对方可能通过这些了解到饮酒有利于他的修行,见他此时喝酒,只能制止。

“咕咚~”

灵川刚咽下一口,“咔嚓”的一声传来,一个飞镖飞至,将酒坛打碎,满坛的酒洒了他一身。

对面的屋顶上,两个用飞刀的黑衣人掉下了屋顶,但还有一个用飞镖的仍然在。

“妈的!”

他的胸前还扎着两把飞刀,辛辣的酒水直浸入血肉之中,疼得他呲牙咧嘴,但此时也顾不得许多,急忙侧身向靠近的另一坛酒抓去......

“咔嚓!”

刚把酒坛抓到手里,又被飞镖击碎。

“啪!”这时,手持长鞭的人一鞭子抽了过来,灵川急忙将手中的酒坛碎片扔出,击中长鞭令其变了方向。

随即,向墙角跃去,双手各抓住一坛酒,刚翻身落地,一个飞镖袭至,打碎了他右手的酒坛。

他右手前掷,酒坛碎片袭向内圈的几人,止住了他们的冲势,同时左手上扬,酒坛翻滚着飞向空中,涓涓的酒水从半空流下......

灵川随着酒坛晃动,张开嘴接着流下的酒水,连喝了两口。

两根飞镖接连飞至,但是酒坛在空中快速移动,均没有击中。

“轰!”

就在这时,一声犹如响雷的声音传来,火光照亮了雨夜,灵川的胸膛就像是被一颗地雷击中,瞬间变得乌黑,被击退了数米。

“咔嚓”空中的酒坛掉到地上,被摔碎。

“靠靠靠!”灵川伸手抹了抹乌黑的脸,露出明显的眼白。

只见,领头的矮壮男子,手持着棍子正对着他,原本还剩七节的长棍此刻只剩六节......

“卧槽,你居然用炮轰我!”

六盘水治疗阳痿费用
六盘水治疗阳痿医院
六盘水治疗早泄方法
六盘水治疗早泄费用
六盘水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