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泰州信息港 > 健康

弃妃再难逑160败走

发布时间:2020-01-24 17:09:35

弃妃再难逑 160.败走

暴龙忙问:“什么怪病?”

神曲摇摇头,“属下也不知道。し(小说阅读体验尽在鳳凰)容帝曾在制南星的推荐下,找当时还是慕容六小姐的少夫人诊治。属下虽然跟着公子出入平阳候府,可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暴龙看向神曲,眼内一阵羡慕。那时,他就是连神曲都不如,连神曲都能天天见着她,而他,满天下找她,结果一无所获。

神曲接到暴龙的目光,顿时一愣,龙哥好似很羡慕自己啊!羡慕自己什么呢?当公子的随从?龙哥如此尊贵之人,还想去当随从不成?不对不对,龙哥一定是和自己一样仰慕公子,能天天跟在公子身边,所以龙哥羡慕不已。

西点军校人人都要懂得医术原理及急救常识,这才算出师。曼曼自然也懂不少医术方面的知识,可为何能为容欢治病?曼曼的本尊,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半夏,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将容欢的一切资料放到我的案头。”暴龙望向天山的方向,或许,他应该先上一趟天山。

暴龙眼内露出担忧的神情,心中隐隐为陆曼着急起来,他想快点到去,只有见到陆曼,将她接到身边,他的一颗心才能安静下来。

东周,夺魂阁。

往日就充满血腥味的夺魂阁,此时出现一片肃杀的气氛,绵羊与杀手们对峙着。

“阁主,到时候给我们解药了。”一个刀疤男子冷冷问道。

夺魂阁控制着庞大的杀手组织,靠的不仅是严厉的帮规,还有就是下来的秘药。服用这种秘药的人,如果在一定的时间内没有解药,就会慢慢死去。所以,入了夺魂阁的杀手,几乎都是站着进去横着出来,不是杀死别人就是被人杀死,或被阁主处死。逃走的杀手。一般会被追回然后慢慢折磨死,就算侥幸不被追回,也会毒发而死。

绵羊冷冷看刀疤一眼,冷笑道。“解药,本阁主不是早已经给过你了吗?”

刀疤冷笑道,“阁主,你的解药是假的。我等吃了依然受着毒发的折磨。”

“本阁主给你假药,于夺魂阁又有何好处?”绵羊冷笑道。

刀疤狠声道。“我等拼命为夺魂阁卖命,吃的却是假药。你拿不出真解药,就不是我们真正的阁主。”

“解药是真的,本阁主说是真的就是真的。”绵羊微微脸变,看向惶惶不安的青木香。

夺魂阁的秘药历代只有阁主知道,绵羊取代了孤星,却根本不知道解药的处方,可是青木香知道,他刚来不久就从青木香身上诓了出来。如今解药有假,一是青木香有问题。一是连青木香都不知道解药的配方。

“解药如何会有假?”青木香冷笑着朝刀疤道,“解药一直是由阁主所制,我负责分发给大家。各位如此说,是什么意思?”

“青姑娘,你别给人蒙骗了。”刀疤也冷笑道,“你手里的药,全部是假的,真药在我手里。”

众杀手们一听有真药,立即扑过来哄抢。

绵羊立即知道事情有变,举起自制的火枪一枪打向刀疤。刀疤早有准备,火枪打在另一名杀手头上,那名杀手立即倒地身亡。

哄抢的场面立即停了下来,杀手们惊恐地看着绵羊手里的火枪。人人都知道它的威力。

“你们怕什么?没有解药,早死迟死都是死。”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南宫泽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南宫泽伸手一弹,每位杀手手里立即拿到一颗解药。

青木香喜极而泣,立即走上前跪在南宫泽面前,“阁主。你总算回来了。”

“阁主!”一些早已经知情的杀手立即高声呼唤。

“是的,我孤星总算回到夺魂阁了。”南宫泽深吸一口气道,

“杀了他!”南宫泽环顾众人一周,大声吹起夺魂阁的夺魂令。

在夺魂令中,越来越来的杀手围向绵羊。绵羊自从南宫泽出现,就知道大势已去,早计划好了出路。

“哼,南宫泽,我会回来找你的。”绵羊冷笑道,一扔手里的烟雾弹,整个夺魂阁顿时烟雾弥漫。

待众人从烟雾中清醒过来,绵羊早已经不知去向。

“日后见到此人,杀无赦!”南宫泽狠声道。

“真可惜,就这样给他走掉了。”青木香道,“阁主为何如何仓促出现?”

“皇上远行前已密令桑白将军率领百万大军围剿夺魂阁,我怕来迟了,夺魂阁早就成为一片废墟。”南宫泽道。

“皇上是因为慕容皇后的事情,迁怒夺魂阁吗?”青木香问道。

“夺魂阁多次触及皇上的逆鳞,皇上早有了将夺魂阁连根拔起之心,你们可惜却蒙在古里。”南宫泽道。

“阁主,你如何成了南宫家的三少爷?”刀疤好奇地问道,“那天在山洞里,要不是阁主能说出小时候教属下的事情及教属下的武功,属下打死也不能相信。”

刀疤与青木香一样,自小跟着南宫泽,南宫泽找青木香,第二个找的就是刀疤。通过刀疤的手将真正的解药传到杀人中,在刀疤的暗中周旋下,顺利夺回夺魂阁。

“至今,我仍然觉得是一场梦。”南宫泽望着众人道,心中仍然觉得匪夷所思,他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众人这才信了。

青木香也是次听南宫泽的故事,想到他一个人在南宫世家里艰难地生存,不由哭出声。

“都过去了。”南宫泽轻轻拍着青木香安慰道。

南宫泽能顺利成为南宫世家的掌舵人,是因为有凌锦在背后推波助澜,这才能将南宫世家牢牢掌握在手中。

“媚娘,如今我已经拥有南宫世家的势力,能够好好保护你了。我想将夺魂阁解散了。”南宫泽道。

“阁主!”众人惊呼一声,解散了夺魂阁,他们不是死路一条?

“诸位放心!我会将五年内的解药交给大家服用,五年后诸位再来南宫世家找我。”南宫泽道,“下来的秘药,我也没有办法彻底医好诸位。在此我只能向各位说声抱歉了。”

“想继续跟我的人,可以留在我身边为我效力,想离去的人,可以自行离去。五年后来南宫世家找我就行。”南宫泽道。

众人面面相觑,想离开夺魂阁的人很多,只是这一离去,谁知道日后会发生什么事?这不就是意味着自己的性命只有五年?

南宫泽眯着双眼地看着挣扎的大家,果然如他所料。所有的人都留在下来,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夜深人静处,青木香搂着南宫泽问道,“阁主为何欺骗他们?”

青木香知道,要想救他们,只有一颗解药就行。

“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心甘情愿为我卖命,也不敢有二心。”南宫泽道。

“若他们都选择离开呢?”青木香问道。

“选择离开,等于选择只有五年的寿命,他们不会这样做的。”南宫泽道。

“媚娘。你什么也不用管,等着做南宫夫人就行。”南宫泽道,这个女人跟着他挨了很多苦,还没有好好享过一天的福,如今自己有了实力,就让她好好享受日子吧。

“我怕,那人……”青木香神情有些不安。

“怕他做甚?总有一日,我要抓到他,将他碎尸万段。”南宫泽狠狠地道。

“可是他有厉害的火枪。”青木香道。

“他会的,别人也会。”南宫泽喃喃道。

“谁会?”青木香惊喜地问道。

“一个女子!”南宫泽喃喃说道。

此时的晋王爷。砰的一声巨响从凌辰的院子里传出来。

甘陇、乌蒙松开捂着手的耳朵,目光死死盯着墙上的大窟窿,脸色惊讶地看着手持着格克手枪的凌辰。

“王爷,这玩意儿。实太可怕了!”乌蒙道。

“听说南宫三少差点就为这个丧了命,还是皇上求了慕容……皇后救回来的。”甘陇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凌辰的脸色,提到慕容皇后,王爷并没有沉下脸,这才放下心来。

凌辰端详着手里的枪支,眼里闪过不可思议的惊讶。

这支枪支。正是绵羊从现代带来的格克微型手枪。在京城郊外钱家别庄与陆曼一战时,被陆曼踢飞掉下山涯。

凌辰带人下山涯去寻找陆曼时,被他寻获带回晋王府。研究了接近一年后,终于扣响枪。

乌蒙跑去将穿过墙体的子弹寻回,发现里面已经是空心的了。

“王爷发响的时候,属下闻到一阵火药味。”乌蒙喃喃道,他看着陌生的武器,能提供给凌辰的信息,也只有这个了。

“属下也闻到了,还听到一声类似地动的巨响。”甘陇道。

乌蒙无语地看甘陇一眼,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到巨响。不,聋子也听到了。

“可惜她不在!”凌辰失落道,“不然她一定知道是什么东西。”

乌蒙甘陇对视一眼,怕勾起凌辰的思念,什么也不敢说就告辞出来。走到院子外,两人的嘴唇不约而知动了下,却没有说出话来。

“你先说吧,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乌蒙叹一口气道。

“皇宫里的凤后娘娘,果然是慕容……皇后?”甘陇压低声音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乌蒙道,他也想知道那位名满天下的贤后凤后娘娘,到底是不是那个冷心冷情的女子。

“凤后娘娘娘若是慕容嫣,我都要以为她被人掉包了。”甘陇道,如今想起平阳候府的慕容六小姐,仍然心有余悸。

他和王爷生平的奇辱,就是拜她所赐。

“你说,她这样的女子,会喜欢那样的男子?”乌蒙突然来了难得的好奇心。

“皇上这类吧!要不怎么会有皇上的孩子?”甘陇撇嘴道,“反正不是王爷这类的。”

“她差一点就成为我们的王妃。”乌蒙道,“若不是造物弄人,我们的王爷,说不定小主子都有了。”

甘陇无奈看一眼凌辰的屋子,叹一声道,“怎么才有办法,将那个女子从王爷的心里赶走呢?”

“除非那个女子死了。”乌蒙道,“不,除非王爷失忆了。”

“我看,王爷就算失忆了,也不会忘记她。”甘陇道。

“乌大人,甘大人,丹国来信。”王府总管拿着信,匆匆走进来。

“什么事?”乌蒙懒洋洋问道,他只关心的一举一动,至于丹国,就是灭国了,也引不起他们的兴趣。

“丹帝立后了。”王府总管道。

“丹国才死了一个皇帝一个太后,立个皇后算了鸟事……”

乌蒙话还未说完,只听见大门吱吖一声被推开,凌辰走了出来。

“信在哪里?快拿给本王看看。”

凌辰接过信,面无表情看了一遍,脸上无悲无喜,拿着信走进屋里。

乌蒙、甘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看向王府管家。

“老奴也不知信上具体说了什么。”王府管家扬长而去,心中洋洋得意,他就知道王爷对这封信感兴趣的,果然如此。

“陆曼!”凌辰喃喃自语,“原来她有一个如此好听的名字,叫做陆曼!”

陆曼是朕今生今生的妻子,三生三世不变。

凌辰看着信件,唇角渐渐牵起一抹嘲弄的冷笑来。

慕容嫣是本王今生生的妻子,三生三世不变。

凌辰握紧手,拿着信件的手指微微抖着。

帝都城外,凌锦冷冷看着丹国来的消息。

“陆曼!”他喃喃念出声。

原来她的真名叫陆曼。

凌锦冷凝的目光更冷了。

有些表面的东西会随着时间的变迁而改变,但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变的。传言慕容府六小姐相貌奇丑,体弱多病,目不识丁。传言会假,但有些东西是真的。比如,从没有传言说慕容六小姐清冷如冰。比如,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姐,拥有一身的本事。比如,她救南宫泽时那种手起刀落的刀法和包扎手法。比如,她认得南宫泽身上所中的武器。比如,她与丹意的无缘无故的相熟。比如,孤星对她的莫名其妙的仇恨。(未完待续。)xh123

...

磐安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网上挂号
贵阳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台州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秦皇岛公立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